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智力陷阱

与人芝兰,手有余香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本人博客内所有作品均为原创,网络转载请注明。 邮箱:zbl19710@163.com 智力陷阱QQ:657113111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时评】怀念白芳礼:令人汗颜的朴实付出  

2008-09-26 10:32:33|  分类: 时事政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  怀念白芳礼:令人汗颜的朴实付出

  白芳礼老人昨天早晨安详地离开了人世。这个天津的退休老工人,蹬着三轮车用相当于绕地球赤道18周的奔波劳累,从74岁蹬到90岁,博命般支教捐款金额35万元。他走了,离开了停在他家楼下那辆老旧的三轮车,离开了那些他曾资助过的学生们,离开了崇敬他的人们,也离开了对他冷眼漠视的人们。

  下边是老人捐献的不完全记录:1988年为中小学幼儿教师奖励基金会捐款5000元;1989年为天津市教师奖励基金捐款800元;1990年为沧县大官厅乡教育基金捐款2000元;1991年为天津市、河北区、津南区教师奖励基金、北门东中学和黄纬路小学等,共捐款8100元;1992年为“希望工程”和家乡白贾村小学,捐款3000元;1993年为我国第一个“救助贫困地区失学少年基金”捐款1000元;1994年为天津市河北区少年宫捐款1000元;自1995年开始的三年间为红光中学藏族困难学生捐款,金额近5万元;自1995年开始的三年间为天津大学困难学生资助金额总计近5万元。

  自1996年开始,白芳礼用“支教公司”的全部税后利润资助南开大学困难学生,总金额约3.4万元;据不完全统计,他的累计捐款总额超过35万元,其中包括300多名大学生的学费与生活费。

  白芳礼支教公司:1994年,81岁高龄的白芳礼在一次给某校的贫困生们捐资会上,把整整一个寒冬挣来的3000元钱交给了学校,校领导说代表全校300余名贫困生向他致敬。老人听到这么多的贫困学生,有了开办公司的念头,在子女的支持下卖掉老屋成立了支教公司:火车站边一个8平方米的铁皮小售货亭,经营糕点、烟酒,方便南来北往的旅客。售货亭上面悬挂着一面南开大学献给老人的铜匾,写着“无私资助志在其才”,使这间售货亭显得格外光彩。凭着卖掉老屋的1万元和贷来的钱作本钱,慢慢地雪球越滚越大,公司由开始的一个小亭子发展到后来的十几个摊位,连成了一片。最多一月除去成本、工钱和税,还余1万多元的利润。

  有人认为白芳礼老人当了董事长,可以坐享清福了。可是他不但照常蹬三轮车,而且加大了对自己的压力。他为自己规定了每月收入1000元的指标,每天要挣30到40元。“我还是像以前一样天天出车,一天总还能挣回个二三十块。别小看这二三十块钱,可以供十来个苦孩子一天的饭钱呢!”这就是一个耄耋老人的精神世界。

  白芳礼从没想过要得到回报。捐助的款项,也大多是通过学校和单位送到受助学生手里的,老人从没有打听过学生的姓名。有人试图在老人那里找到曾经被资助的学生名单,但只发现一张他与几个孩子的合影———这是唯一的一张照片。

  在我们通常见到的捐赠中,多是鲜花铺满的礼堂或者广场,捐赠者热情洋溢的讲话:再苦不能苦孩子,再穷不能穷教育,我们公司如何如何......

  而白芳礼的话很朴实:

  白芳礼对南开大学老师说:“我这样一大把年岁的人,又不识字,没啥能耐可以为国家做贡献了,可我捐助的大学生就不一样了,他们有文化,懂科学,说不定以后出几个人才,那对国家贡献多大!”

  白芳礼对受助学生们说:“同学们放心,我身体还硬棒着呢,还在天天蹬三轮,一天十块八块的我还要挣回来。”“你们花我白爷爷一个卖大苦力的人的钱确实不容易,我是一脚一脚蹬出来的呀,可你们只要好好学习,朝好的方向走,就不要为钱发愁,有我白爷爷一天在蹬三轮,就有你们娃儿上学念书和吃饭的钱。”

  白芳礼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:“我嘛都没干,又让上面重视了。”“我没文化,又年岁大了,嘛事干不了了,可蹬三轮车还成……孩子们有了钱就可以安心上课了,一想到这我就越蹬越有劲……”

  白芳礼在等活间隙吃一块馒头,对认识他的围观群众说:“这有嘛苦?这馍是农民兄弟用一滴一滴汗换来的,人家扔了,我把它拾起来吃了,不少浪费些么!”

  2001年,白芳礼捐出了最后一笔钱。年近90岁的他已无力再蹬三轮车,也无力再经营他的支教公司了,就在车站给人看车,还把一角两角的零钱装在一个饭盒里,存够500元后又捐了出去。捐出这笔钱以后,老人说:“我干不动了,以后可能不能再捐了!”这是女儿白金凤有生以来第一次听到父亲说打退堂鼓的话。

  白芳礼老人捐出的每一分钱,都来之不易,来之艰辛!“春蚕到死丝方尽,蜡炬成灰泪始干”。照常理,像他这样的古稀老人不仅无须再为别人做什么,倒是完全应该接受别人的关心和照顾。可他没有,不仅丝毫没有,而是把自己仅有能为别人闪耀的一截残烛全部点燃,并且燃烧得如此明亮,如此辉煌!

  当今社会上有种声音,就是要把教育产业化,而放弃对教育的支持;更有不少人从教育产业化过程伺机中挖宝寻金。白芳礼老人,用自己的朴实,默默的回应着这类人。而财产比白芳礼多千倍万倍的富人们,在权色物欲中寻求刺激的官员们,对于白芳礼耗干心血的付出有没有感到汗颜?

  (智力陷阱摘自天津日报,并编辑评论)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2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